停车难,难于上青天?
请输入文本内容
2019-04-27

  停车难是一个老问题,近年来相关部门积极采取了措施,但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不仅影响市民的生活质量,也成为掣肘城市发展的顽疾。在此情况下,如何破解停车难,仍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道考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外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周勇:停车难既是民生难题,也是产业良机

  “我也知道停在这里多半会被贴单,可真的是没有地方停车。”春节前夕,来公司站最后一班岗的周先生,在下班后走到车旁,看着车前挡风玻璃上多了一张罚单,无奈地直摇头。

  市中心的办公楼本身停车泊位有限,又毗邻两所医院,附近也没有公共停车场,周先生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为了找停车位苦恼不已。

  在我国进入“汽车时代”后,周先生的遭遇想必在很多车主看来,都是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大家每天需要思考的一个共同问题是:“车停哪?”

  “我也在想‘车停哪’这个问题,但有一组数据让我大开眼界——我国每年新增上千万辆汽车,扣除报废车的数量和部分路面的停车位及地面非立体车位数量,以每个车位3~5万元计,从全国来看这将是每年几千亿元产值的巨大市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外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周勇认为,停车难既是重大的民生问题,也是产业发展的良机。

  “我觉得完全可以这么想,停车位的严重短缺,也揭示了停车场产业广阔的发展前景。再往深里想,这还将带动上下游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大量的就业及财政收入,形成一个长期的经济增长点。”在周勇看来,如果政府能够在停车场行业的发展方向上有所引导,将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不过,周勇也提出:如果是按照传统思维,停车场不够就多建停车场,那只怕蓝海市场也要变成红海市场,更何况土地本身就是有限的。要这么理解,停车位稀缺酝酿着巨大的创新机遇,政府应大力倡导通过创新予以问题的缓解和产业的发展。

  周勇认为,智慧停车方案是停车产业的发展大方向。“通过把智能化、信息化的技术与立体化、机械化的停车设备结合起来,可以大大提升车位利用效率和出行体验。构建基于点状的、循环的、分布式的城市运营云平台系统,打造智慧停车的新模式、新格局,完全可以实现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的新提升、新跨越。”

  遗憾的是,与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老少通吃相比,智慧停车方案的实施在我国存在着一定的不平衡不充分现象,数据体系建设在很多地区的行政区划之间也没有打通。

  周勇表示,加大政企合作力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或为进一步推动的着力点。即实施牌照管理等市场准入制度,率先在一二线城市开展合作试点,由具有较强经济实力、社会责任感强、跨区域业务布局广、整体操盘运营经验和与政府合作经验丰富的企业,与政府合作打造智慧停车示范项目,主导智慧停车体系构建,探索产业发展路径,减少恶性竞争,实现社会资源集约化和最优化。

  “与此同时,遵循城市发展规律,将路边停车、公共停车场等优质停车资源,与旧城改造、城市更新等统筹规划,实现轻重资产相结合,提高智慧停车经营规模与效益。”周勇认为,智慧停车属于民生产业领域,也可以优先应用5G、人工智能等基础创新科技,通过物联网、大数据等手段有效解决传统停车信息不对称、结构不合理问题,进而引领新能源、自动驾驶等汽车未来发展潮流,为人们的美好生活保驾护航。

  全国政协委员、汇业(南京)律师事务所主任魏青松:停车费应用来发展改造老旧小区停车位

  “这是一个老问题、大问题、难问题。长期以来,社会对这个问题也是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会长、汇业(南京)律师事务所主任魏青松这样形容“停车难”。

  那么这个“老大难”究竟要如何解决,魏青松委员根据自身经历经验,提出了几点建议。

  众所周知,香港的土地面积比起北京、上海要小很多,但那里人口密度却比内地很多大城市都要更大。“我在香港生活过,包括大家现在出差、旅游去香港也能感受到,那里的拥堵程度比内地的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小得多。”魏青松讲道。

  香港是如何解决这类问题呢?其根本,还是因为那里有着非常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因此,魏青松认为,“要解决停车难问题,首先就是找寻替代交通,也就是大力发展公共交通系统,鼓励人们少开私家车。”

  从供给侧的角度,魏青松又提了第二点建议———增设停车位。他表示,在规划建设时,对于新建筑,无论是住宅、办公或是其他用途,必须建设相应比例的停车位。对于老建筑,则可以采取“见缝插针”的方式,增设地上立体车位,或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建设地下车位。此外,机关大院、企事业单位的停车场,也可以考虑白天停单位员工的车,晚上让附近居民停车,实行错峰使用停车场,并可以适当收取停车费。

  魏青松第三点建议则是从抑制需求的角度考虑,例如北京实行的买车摇号、出行限号,或者在城市拥堵区域、核心区域适当提高停车费。“这些停车费就可以用来兴建、发展新的停车位。”魏青松表示,现在一些部门把道路圈起来收停车费用来自我创收,这是不公平的。道路资源是公共资源,应当把这些停车费用来发展改造老旧小区的停车位。

  此外,魏青松还举了新加坡和伦敦等国外城市的例子,“开车时需要交过路费,过路费的收取和车上的人数成反比。”以此来鼓励大家搭车出行。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系统的问题,必须长远规划、综合考虑,提出系统方案。”魏青松最后说。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香港经验曾缓解上海“停车难”

  “缓解‘停车难’,香港经验或许可以推广借鉴。”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他的一件提案曾缓解了上海“停车难”问题。

  那是2012年,世博会之后的上海,小汽车保有量上升,“停车难”问题十分突出。同为大都市,屠海鸣在香港却看到停车难题是可以破解的。他了解到,“停车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也发生过,在油麻地、湾仔、上环等老区,停车场一位难求,也常常因为路边乱停车而造成堵塞。但如今,香港的停车状况已发生巨大变化。

  屠海鸣告诉记者,从“停车难”到“停车易”,香港主要采取了几个措施:一、《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对新建住宅、写字楼等大厦配套建设的停车位数量有明确规定,香港运输署每隔数年便会进行香港泊车位需求研究,根据泊车位供求情况,运输署会相应地要求《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增加或减小建筑物配套泊车位的比例;二、实行错时停车,拿出政府部门物业里面的停车场,在非办公时间开放给公众泊车;三、使用咪表停车位增加周转率。

  “此外,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停车位需求,这也是香港解决停车难的重要经验。”屠海鸣将香港经验整理成提案后,引起了上海市交通部门的重视。“他们多次找我交流,我还将香港的具体做法拍成图片,提供给他们参考。后来,错时停车、发展立体停车位等方法在上海逐步实行,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海‘停车难’。”屠海鸣说。

  全国政协委员、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副会长何润生:“停车难”也是澳门首要民生问题

  “包括‘停车难’在内的交通问题,已经成为澳门居民最关心的民生问题,排在第二位的才是住房。”全国政协委员、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副会长何润生说,“澳门也有‘停车难’,当前澳门交通的死结正是泊车位不足。澳门的机动车密度之高居全球首位,城市道路、停车场的增长速度远追不上车辆增长速度。”

  何润生介绍说,澳门私家车约11万辆,公私停车位有12.6万个。“表面看似乎车位充足,实际上相当部分停车位属于私人,缺乏有效的流动性,且各区车位分布十分不均衡,导致车位不足的问题仍很突出。”

  目前,澳门政府正在积极推动解决“停车难”问题。同是澳门立法会议员的何润生告诉记者,首先,澳门政府大力发展如轻轨、公交、出租车等公共交通。其次,利用增加车辆购置税、提高停车费、加大违规停车成本执法等方法,控制机动车保有量上升。另外,在新建的公共房屋增加公众停车位。同时,加快步行系统建设,提倡居民步行。“澳门地方小,不少居民步行上班也不过在半小时内,这也是澳门优势吧。”由于工作需要,何润生经常去社区听取居民意见,他笑着说:“我就常常步行,不仅方便,还能锻炼身体。”

  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中央常委王天戈:停车位可走“共享”之路

  “住宅小区停车位晚上紧张,商务大厦停车位白天紧张。可以鼓励停车位拥有者在不用时把停车位拿出来,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中央常委王天戈认为,共享停车通过错时、定时、预约等手段,是一种实现错峰停车、盘活停车资源的“互联网+”停车新模式。

  王天戈建议,共享停车可以由多个职能部门通力合作,建立汽车停车数据APP实现数据共享,将城市行政区划内配建的停车场、道路停车实时信息全部接入统一平台,为无处停车的用户和停车位闲置客户提供查找空闲停车位、引导停车和结算服务,实现双赢。

  各单位的停车场,如果条件允许,是否也可以变身共享停车位?王天戈认为,应当挖掘潜力,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积极引导机关、医院、学校、公司等有条件的单位在下班或节假日时段提供闲置停车位。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祁志峰:停车位要像房子一样带证流通

  近年来,很多小区为了缓解停车难,建设了机械停车位,但是目前相当一部分却处于闲置状态,没有起到立体停车的目的。这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停车位,为何会“叫好不叫座”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祁志峰表示,影响我国立体停车产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单个车位产权登记问题没有解决是最关键的制约因素,导致社会资本很难进入停车行业。

  为解决停车缺口大问题,立体停车位逐年增多。“立体停车位建设成本高,如果不允许其销售,开发企业将无法承受。销售以后,如果不予登记,业主权利得不到保障。”祁志峰说,虽然部分城市的政策对车位产权界定有明确的规定,但各地政策差别较大。产权登记政策的不统一性,严重影响着停车产业的快速发展。

  为此,他建议,停车位要像房子一样带证流通。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代俊峰:倡导绿色出行推广智慧停车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代俊峰在不少城市都遇过久久找不到停车位的事情,“有时会因此误事,但是各地的朋友们都表示非常理解,停车难已经成为了普遍难题。”

  解决停车难,代俊峰提出,一定要把公交优先战略落到实处,大力发展轨道交通,优化公交路线,使百姓出行可以“无缝”换乘。“在这方面我们可多多借鉴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先进经验,在地铁内设立一些便民措施,如休息室、餐厅、超市……同时让地铁可直接到达人流量较大的商业中心、行政中心、学校、医院等对交通需求旺盛的地点。”

  “我们政府也要从被动管理到主动作为。”代俊峰说,不仅要加大对市民绿色出行的宣传力度,还要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补上之前道路发展的“欠账”,不断优化路网布局,设定一些不影响交通的临时停车“泊位”,“就像‘潮汐路段那样’,请大家根据标识停车。”另一方面,也可以在一定程度采用价格来调节高峰时段的停车难问题,尽量缩短在车位紧张地区的车辆停放时间,提高每个车位利用效率。

  “当然,立体停车场也是一个发展趋势,但成本相对较高,政府可以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并收益。”代俊峰认为,还可以运用大数据的手段,让更多平台和车主共享停车位信息,用技术手段缓解停车这个“刚需”问题。代俊峰希望,今后在住宅小区的设计和审批中,要将相对充足的停车空间着重规划和考虑进去。对老旧小区的改造过程中,可以通过规范共享停车位管理,加大共享停车位的普及使用。(来源:人民政协报)


上下条控件页面只能放一个

相关新闻

请输入文本内容
请输入文本内容
请输入文本内容
请选择客服进行聊天
  • 企业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电话进行一键拨打